<div id="7f1nd"></div>
      <em id="7f1nd"></em>

      <em id="7f1nd"></em>
      <div id="7f1nd"><ol id="7f1nd"></ol></div>

      <em id="7f1nd"><ol id="7f1nd"></ol></em>

      <dl id="7f1nd"><menu id="7f1nd"></menu></dl>

      苗雨时:唐山诗人的自我形象 简评东篱的诗

      来源:   作者:  发表于:2017-06-23 13:55:41  

      □苗雨时

      “秘密之城”,城乃场域、人间、世界。“城之秘密”,秘密,乃城市之幻影,人居城中,秘密乃生命之思,人生之谜,存在之梦……

      日常生存,个体经验。诗人行走在尘世上,天空渺渺,大地沉沉,穿越于滚滚红尘,在上升与下沉、开始与终结之间,有他自己的生存方式、生命状态、心灵悸动。这一切,构成了他个体的日常存在。他的诗根植于此种日常个体存在的土壤。他写“春日迟迟”“?#19968;?#30427;开”,他记“雨天书”“满世界都是棉花白”,他说“雾起时”“大雪无痕”,他录“在路上”“风雨夜怀人”,甚或状写“文化路上的合欢树”“背着风筝穿过大街”“听古典民乐”,乃至沉吟“片刻欢愉”“夜读”“嗑瓜子儿”“静物”等,充盈于他的笔下,多为季节转换,花开花谢、草木枯荣、风霜雨雪、日常事物、生活?#35780;懟?#32454;微情节、点滴感动……诗人曾说:“我对日常经验写作抱有好感。”在此种日常的审美空间中,他规避了宏大意识形态的挤压,也拨开了焦灼与浮躁的云翳。社会脉息的个体化,绝对的自由书写,充分的自我生存时空,使他卸却了一切负累,只是怀着对生活和诗歌的敬畏感,小心翼翼地择取生活原在的诗意。如此,不仅极大地激发了他的创作才情,而且也使诗歌成为他生命活力的纯然展演,从而在一派平和、轻松的气氛中,催发诗意绽放出多姿多彩的艺术花束。

      身体感知,?#35782;?#36229;拔。一?#34892;?#20316;,都?#30001;?#20307;开始。身体是文学之?#28014;?#35799;歌写作,也应该用身体去感知、去发现、去创造。日常生活的全面呈现,是和身体的细节密切相关的,身体是真正人性的基础。身体写作,避免了凌空?#24863;椋?#30699;揉造作、空泛抒情。诗人敞开身体的全部感官,?#24403;?#19990;界,通感、?#23576;酢?#20869;感觉,?#28304;?#25429;捉千姿万态的物象,因此他创造的意象,是有血有肉的,鲜活生动的。“紫玉兰”在早春开放,个个孤独而又抱成一团,“像女王坚守自己的封地,像贞女/守护身体”;“阳光”,在小镇上,“它是潮乎的、温热的、润滑的,此时,我愿意将这座小镇/都看做是阳光的孩子”;“雨水”,“这个夏天的雨,?#34892;?#32544;人/像旧时女人的小脚,?#34892;?#24613;切,?#34892;?#30862;”……凡此种种意象,都有着呼吸和生命。

      ?#27426;?#36523;体写作并不止于身体。肉体之上还托举着灵魂。灵魂是肉体的活力。灵肉和?#24120;?#25165;是真正的生命意识。既保持内体欲望中美妙的、合理的成分,?#26893;?#20351;欲望过度的、无限制地膨胀,这就要灵魂对肉体做?#35782;?#30340;超拔。具体到创作中,诗人要处理的就是物象与情理间的张力关系。“我”站在“后窗户”看小梅洗澡,想偷?#20174;植?#25954;看,不敢看?#29916;?#30475;,最后是人去后空茫看地,在情与欲往返冲折中,他守住了道德?#32043;擼?#34920;现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恋和尊重,极有分寸感;“?#19968;?#30427;开”,诗人感到“肉体在叙事,灵魂却在抒情”;“雪落无声”,天地皆白,“我走在一条路上,而一条路也无所谓路/正如我,我是空旷的核心,无所谓前进或后退”……这些诗,不仅具有事物的?#34892;?#30340;特征,同时又蕴含着哲理思致的厚重。

      包藏爱心,涵泳万物。诗人的智慧在于平等、尊严地?#28304;?#19990;界的一切,他的写作姿态是对人、事、景、物的包容,而此种包容都浸润着爱。虽然这种爱不是显在的,而是深潜的、?#33268;?#30340;,但它涵泳着万事万物。其爱的质地,是忧伤的、悲悯的、平静的、舒缓的。在“海棠树下”,“当美好的事物被撕碎,我的心会战栗。疼痛”;“一个人搬走了”,“一个我熟悉的人搬走了”,我也要于一次又一次扣响那房门中,保持我“悲伤的坡度”;“秋尽了,大地运载完?#24179;穡?#24320;始承受腐烂”,我也遭遇了“不可遏止的衰老”,“并在衰老中爱上了时光本身”;即使为纪念唐山大地震四十周年做“?#24613;?rdquo;,“作为劫后余生者,我想没有什?#32431;勺急?#30340;/在这一天,我愿意比往日更忙碌,以至焦头烂额/我愿意用忙碌,覆盖?#20999;?#24102;血的文字、图片、?#24425;?rdquo;……“如果非要让?#24613;?#20160;么,我更愿意是忽略/所带来的内心永世的平静和安宁”……这忽略的平静和安宁,是更深刻的疼?#26149;?#29233;。诗人以心境之轻,?#24615;?#20102;生命之重。

      东篱的日常生活写作,不同于其他诗人。他把日常生活置放于灰暗的文化历史语境之中,入乎其内,又超乎其外。这种审美取向,不只使他的写作氤氲着时代气息,也使他的诗歌有了内在机质,并孕育了诗人的生命温?#21462;?#36825;样,诗歌真正贴近生活,因此,在生活的沃土便生长出原初、?#26087;?#30340;艺术风姿。他的语言是生命语言,除广泛使用当代鲜活的日常语言之外,还葆有中国古典诗歌的气韵。他的话语方式,是自语独白和向人倾诉,其语感和调性,则是真实、质朴、自然、亲切,从而使诗人的生命意涵获致了一种表?#20013;?#24418;式。

      诗人生存在当下困顿之城,他?#28404;省?#25506;寻城之“秘密”,实际上是?#26159;?ldquo;一种理想的生活状态”,构筑现代人的诗意栖居。我?#19988;?#20182;的诗句,为这篇?#21776;?#20316;结。他写“抗震纪念碑”,在蓝天之下、城市之上,它的手永远高高地举着:

      他还在高高地

      举着

      就像

      我的身体举着我的?#28304;?/p>

      骨头举着肉

      这无疑昭示了唐山诗人的自我形象,也预约了新唐山现代文明的人文构建!

      相关推荐
      陕西11选5任七遗漏

      <div id="7f1nd"></div>
          <em id="7f1nd"></em>

          <em id="7f1nd"></em>
          <div id="7f1nd"><ol id="7f1nd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7f1nd"><ol id="7f1nd"></ol></em>

          <dl id="7f1nd"><menu id="7f1nd"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<div id="7f1nd"></div>
              <em id="7f1nd"></em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7f1nd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7f1nd"><ol id="7f1nd"></ol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7f1nd"><ol id="7f1nd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7f1nd"><menu id="7f1nd"></menu></dl>
              3d稳赚投注技巧 湖北11选五开奖规则 腾讯分分彩换算公式 天津时时技巧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千岛湖农家乐免费钓鱼 七星彩开奖50期结果 全民欢乐捕鱼2期 l老时时